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缘的博客

看破.放下.自在.真诚.清净.随缘

 
 
 

日志

 
 
关于我

我是随缘,退休后夏天回故乡种花种菜,游览家乡的山山水水,冬天回工作退休的闹市和老朋友.老同事以及子女们团聚休闲,过天论之乐的候乌生活。有时和同伴或家人一起出去旅游。我喜欢游山玩水虽然摄影技术很差但喜欢摄影,喜欢交朋友,喜欢谈天说地.......。希望大家喜欢我,和我交朋友。谢谢大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2013-03-18 16:0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山西吕梁山中的黄河边上,坐落着一座古镇,这座古镇的名字叫碛口。

  历史上的碛口,依傍着黄河的滔滔巨浪把自己的声名推向下游,游向四方。在黄河浪涛中,久久漂流着碛口的名字———这一坐落于山西临县边缘的古渡口。

  说它是古渡口,因它与古镇同样出名。这古镇与黄河对岸的陕西吴堡县相对望,千年长相守,成为一双互补的伴侣,成为一对互相依托的搭档,成为两个互相呼应的知音。黄河的浪涛把两地捆缚在一起,联系在一起,而它们互相沟通的桥梁便是渡船。两岸人来人往,都靠着渡船的摆渡。船,这种古老的运载工具,如今又加上了发动机。所以,船在黄河中行驶,便响起了雄壮的充满节奏感的马达声。随着马达声的由远而近,便会有一群一伙的人从陕西过来,来赶碛口的集市。

       碛,在当地人的说法里是指黄河上因地形的起伏而形成的一段一段的激流浅滩。黄河的河水在这浅滩上浪花飞溅发出巨大的声响,激起雪喷般的浪花,成为一道景观。难怪当地一些小伙子们、老船工们常常组成队伍,头上扎着白毛巾去冲碛。这在当地是一种壮举,一种冒险的冲刺,一种锻炼意志的极大挑战……

  这碛口确是有些古韵的。古老的民居,成为当地第一景观。这里的明代、清代民居,构筑成一条条街道,这些街道又矗立在黄河边。民居,依地形斜坡状组合排列。街巷里,古老的黄河卵石铺成了街面。而那些古老的砖瓦构筑成了房舍,飘逸着一种古韵。房屋已斑驳失修,虽不致残破,但却风骨奇峻。有些当年曾是店铺的高墙大院,展示着这历史上商埠的痕迹。一条条青石,一排排大瓮,一个个油篓子,一座座饮马槽,充分让人们感受着这里历史的辉煌与商业氛围的浓郁

       镇口以北的黄河河道有四、五百米宽,到了镇口以南,河道急速收缩至不足百米,河水流成了S型。河道的其余部分都成了乱石滩,南北落差十余米,古时船行至此,为了不走险滩,纷纷上岸改走旱路。于是,西北出产的粮油、皮毛、药材从此处上岸,由骡马、骆驼运到太原、晋中、京津等商业发达地区,回程时,驮回了棉花、绸缎、茶叶、火柴等日用品,再经水路运送西北。用现在的观点看,碛口镇的繁荣是接受晋商经济辐射的结果。

 

      碛口镇和壶口的位置都是在黄河边上,只是碛口镇在壶口以北220多公里的吕梁地区临县近五十公里的黄河边。古镇的形成很有些渊源,一是地理环境造就,二是有创造了商业和金融奇迹的晋商作为其发展背景,使得小镇最繁华时发展到三千多个店铺商号,名噪一时。

 

      历 史的辉煌,留下了灿烂的文化。碛口主要景点有“古镇风韵”、“水旱码头”、“卧虎龙庙”、“黄河漂流”、“二碛冲浪”、“麒麟沙滩”、“黄河土林”、“红枣园林”和以“西湾民居”为代表的一批具有黄土高原建筑特色的晋商“老宅院”。古镇依然古色古香,脚下是石板路,两边是高圪台,房檐连着房檐,店铺挨着店铺。门对门,窗对窗,夜间屋里说话,对面总能听得清楚。老店铺、老字号、老房子上有明清风格的砖雕、木雕、石刻,到处是文化,遍地见艺术。漫步在五里长街上,仿佛穿越了一个时空隧道,一下走进了历史,一切都那么悠远、深沉、厚重。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

【转载】[原创]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黄河边上的碛口古镇 - 随缘 - 随缘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